窮在深山有遠親
人社部幫扶金寨脫貧攻堅紀實
發布日期:2019-10-21                               打印本頁
瀏覽次數:
  晌午,秋后的陽光暖暖地照在山上,村民羅學義扶著因偏癱行動不便的老伴緩緩走出家門,沿著門口平整的水泥路來到半山腰的平緩地。每天帶老伴出來走走,曬曬太陽,成了羅學義兩口的“幸福時光”。
  羅學義家在安徽金寨縣古碑鎮宋河村海拔800米的高山上,村里道路雖已實現“組組通”,但因高山峽谷,修路不便,家門口的道路一直未硬化。今年開春,“晴天不沾土,雨天不沾泥”的愿望終于成了現實。“是咱親戚幫忙修的路!”羅學義說的“親戚”是結對幫扶宋河村的人社部人力資源流動管理司。去年,司里協調中國建材集團六安南方水泥公司捐贈水泥1300噸,聯合駐村工作隊,共同解決26戶村民出行“最后100米”的問題。
  “路雖不長,但連了心、結了親。”宋河村黨支部書記楊先明告訴記者。
  2018年6月,人社部制定《定點幫扶金寨縣三年行動方案》《定點幫扶金寨縣脫貧攻堅21條措施》,從黨建扶貧、技能培訓和人才扶貧、就業扶貧、社保扶貧四個方面持續加大幫扶力度,一項項務實舉措助力大別山腹地的革命老區打贏脫貧攻堅戰。
點燃黨建引擎
脫貧攻堅步伐提速
  “我干了一輩子村支書,馬上就要退休了,沒想到還能去北京培訓。”全軍鄉何家灣村黨支部書記柳明權感慨。
  柳明權今年57歲,在村干部崗位上干了34年,去年10月,他參加了人社部舉辦的第二期定點扶貧縣基層黨支部書記培訓班。“回去不干好就對不住人啊!”
  在4個多月前的首期培訓中,來自金寨的貧困村黨支部書記們享用了3次理論授課+4次現場教學的知識大餐。參觀了天津毛家峪村后,麻埠鎮桂花村黨支部書記郭明會深有感觸:“要學習毛家峪村黨支部書記那種自己富了不算富、大家富了才算富的精神,當好支部領頭雁,帶領村民把脫貧攻堅工作做好。”
  近年來,人社部在定點扶貧工作中對黨建工作越來越重視。2018年,為了更好統籌人社領域脫貧攻堅工作,在部扶貧工作領導小組的基礎上,成立定點扶貧專項組。從2018年開始,人社部選派赴金寨掛職干部由“單兵”升級為扶貧工作隊,并首次派出副廳級干部擔任隊長。“部黨組的這種重視也傳導到我們身上,讓我們在決勝全面小康關鍵時刻,依托部里,幫助縣里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人社部金寨扶貧工作隊隊長、金寨縣委副書記閆福震感到壓力山大。
  在人社部黨組的有力推動下,抓黨建促脫貧攻堅的務實舉措接踵而至——
  2018年,人社部將清繳黨費總額的10%用于支持定點扶貧縣脫貧攻堅,為貧困村培訓村干部和援建村級組織活動場所。
  走進斑竹園鎮漆店村黨員活動室,墻上一面鮮紅的黨旗,一排排桌椅排列整齊,寬敞明亮中不失溫馨。“電腦、辦公桌椅和書籍都是人社部幫忙配齊的,這兒成了黨員群眾之家,家里明亮整潔了,人心就好聚齊了。”村黨支部書記漆德淳說。
  黨建是脫貧的引擎,也是聯系的紐帶,將部內外的各種力量動員起來,共助脫貧。
  定點扶貧縣基層黨支部書記培訓期間,部屬各單位與金寨縣貧困村舉行“一對一”幫扶對接座談會,各單位黨組織有關同志與結對幫扶的貧困村黨支部書記見面,共商脫貧對策。
  職業能力建設司將漆店村黨支部書記漆德淳請進辦公室,面對面了解村里工作情況,并向他介紹技能扶貧相關政策。人力資源流動管理司黨支部和宋河村黨支部對接,援建配齊黨員活動室,并聯合多家幫扶單位,召開黨建聯席會議,共聚合力,共謀發展。專業技術人員管理司通過支部書記上黨課、村干部培訓等方式加強與幫扶村黨支部的共建聯系。
  抓黨建促脫貧攻堅的“引擎效應”正在顯現——
  “理清了思路、找到了方法、鼓舞了干勁。”宋河村黨支部書記楊先明說:“通過黨建聯席會議,明確了發展鄉村旅游的規劃。村里黨員、能人大戶信心更足了,鄉親們更有盼頭了。”
  在桃嶺鄉牌坊村黨支部書記陳琳看來,強黨建促脫貧最關鍵的是激發了內生動力。“人社部定點幫扶開展主題黨日活動,援建了黨員活動室、村級活動場所,還捐了好多書籍,幫村里建了圖書室。生活脫了貧,思想上更要脫貧。”陳琳豎起大拇哥,“鄉親們的精神文化生活豐富了,脫貧致富的勁頭更足了,滿滿的正能量。”
發揮職能優勢
人社扶貧精準有效
  絞開膠皮、分出芯線、排好線序、裝上水晶頭……短短幾秒,杜思錦就做好了一個網線接頭。今年暑假,杜思錦沒有回家,因為技術突出,他入選了金寨技師學院信息網絡布線集訓隊,準備參加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安徽省選拔賽。
  “我們選出了一批好苗子,人社部從硬件和師資上支持。”金寨技師學院電子系主任張軍說,“孩子們有希望,老師們有奔頭。”
  發揮職能優勢是人社部定點扶貧工作的首要出發點,也是扶出成效的法寶。《定點幫扶金寨縣脫貧攻堅21條措施》就是針對金寨實際量身定制,而金寨技師學院建設便是“21條”中的重頭戲。
  一技在身,脫貧有望。針對金寨人口多、勞務輸出多的實際,人社部傾力幫扶金寨技師學院,鼓勵其加大山區、庫區農村招生力度,確保建檔立卡高中階段適齡人口都能接受職業技能教育。同時,人社部出資50萬元設立助學金,資助在學院就讀的山區、庫區貧困生。
  影視后期制作專業學生熊光陽就是其中的受益者。“因為家庭原因,這個孩子剛來學校時不愛說話,不愿融入集體。人社部專門請來專家,對孩子們進行輔導,做職業規劃。”班主任汪燦燦說。現在,這個17歲的學生跟記者談設計、談理想,自信樂觀:“我做了一個火花視頻,北京來的指導老師說配色很高級。”“不僅學到了一門技術,今后畢業了能干什么,心里也是亮堂堂的。”
  幫學生描繪了未來,也為老師開了一扇窗。2018年,人社部部署并啟動優秀技工院校對口幫扶金寨技師學院支教工作,北京、江蘇、浙江、廣東四省市和北京工業技師學院等7所院校,選派了首批10名骨干教師執行支教任務。
  技術過硬、教學理念新穎,廣東技師學院來金寨支教的陳嘉毅成了金寨技師學院青年教師的“大師傅”。“修訂電子專業人才培養方案,組建一體化教學團隊,帶來了更新的理念、更有效的教學方式。”今年教師節,電子技術項目學生用顯示儀器設計制作了祝福語“教師節快樂!”,陳嘉毅曬在朋友圈里,還配文“一次特別的教師節,收到了遠在千里的祝福”。
  學院辦學質量大幅提高,學生就業率穩步上升。2018年畢業生對口就業率超過95%,實現了“職教一人,就業一人,脫貧一戶”的目標。
  2018年以來,人社部以多種方式開展人才扶貧,組織專家服務基層行、博士后科技服務團等走進金寨,進行項目對接、技術指導。
  中國水稻研究所副所長胡培松對去年10月參加的“人社部專家服務基層金寨行”活動記憶猶新。“金寨山多地多,發展高山有機稻很有特色,但是遇到了種植年限長品種退化、山區冷水田多的瓶頸。”胡培松回憶,當時一起去的還有資源所、茶葉所、農機化所等8個研究所的專家,大家一塊出謀劃策,“用長粒香稻試驗示范篩選替換品種,采用農藝農機技術配套解決冷水田多帶來的生產難題。”
  今年7月,“人社部高層次專家服務大別山革命老區”活動再次啟動,“點餐式”的專家服務對接基層需求,“把脈問診”更精準有效。浙江中藥研究所所長王志安提出擴大靈芝產業產量、加強產業鏈合作和解決產能的問題;貴州中醫藥大學教授周濤現場指導天麻產業菌種的收集和選育……幾天下來,專家們開展技術交流座談19場、現場指導42次。
  在就業扶貧方面,人社部積極協調安徽省人社廳加大轉移支付支持力度,2018年、2019年分別協調下撥就業專項資金2000萬元、3800萬元,在江蘇省蘇州市、揚州市建立了金寨縣駐外勞務協作基地,輸出貧困勞動者200多人。
“一對一”結對
貧困村獲定制幫扶
  2018年,人社部20個部屬單位與金寨縣貧困村結了“親戚”。這是人社部定點扶貧的一個大動作——部屬各單位與金寨縣貧困村開展“一對一”結對幫扶。
  入戶調研、進村走訪、了解致貧原因、提出幫扶措施……2018年以來,人社部各司局到金寨縣鄉村幫扶指導500余人次。
  腳沾泥土的大量走訪,孕育出一個個實實在在的幫扶方案、一系列契合需求的定制舉措。
  “一碗奧灶面吃出了一個幫扶點子。”白塔畈鎮項沖村黨支部書記汪秀國給記者講了一個故事。人社部勞動關系司的干部到昆山出差,吃了一碗奧灶面,面上放個鴨腿,就想到幫扶的項沖村有養鵝產業,立馬詢問商家能不能把鴨腿換成鵝腿,為其供貨。沒想到一談就談成了,還促成了一筆“大買賣”。在聯系協調中促使昆山市和金寨縣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在產業發展、農產品銷售、就業扶貧、旅游開發等方面開展合作。
  “只要有心,總能想出些主意、找到些辦法。”
  雙河鎮黃龍村村民王遠爐就嘗到了“一對一”結對的果實。王遠爐在外務工,自從人社部勞動保障監察局定點幫扶以來,他收到了農民工維權口袋書和宣傳畫,還經常收到推送的欠薪維權公益短信。“感覺在外打工,有人撐腰,受了委屈也有地兒訴了。”為防止貧困戶脫貧后因欠薪“返貧”,勞動保障監察局建立了金寨縣外出務工人員工資報酬權益跨地區協查、異地權益救濟等機制,確保金寨縣貧困勞動者合法權益得到快速、有效維護。今年5月,還開展了“十省監察助金寨活動”,北京、上海、江蘇等十省市勞動保障監察機構與金寨縣政府簽訂扶貧幫扶雙方框架協議,初步達成了維權、產業、就業等幫扶措施。
  在花石鄉大灣村,翻過一道山坎,記者見到了一片綠油油的茶園。“那一大片都是人社部機關黨委牽頭建的‘愛心茶園’,有60多畝了。”村黨支部書記何家枝指著滿山茶園告訴記者,“我們這兒茶葉品質好,人社部的干部帶頭采購,我們從茶園摘取的新鮮茶葉直接寄到干部手中,賣得方便、買得放心,直接帶動了貧困戶的脫貧,也有了品牌效應。”
  進村調研、入戶走訪,是人社部金寨扶貧工作隊隊員、古碑鎮副鎮長馬文靜的工作常態。“人社部的干部大老遠從北京來,有時到家里沒喝上一口水、沒吃上一頓飯,拎個包問完情況又跑下一戶。”桃嶺鄉村民屈國才告訴記者,“我們自己也要加把勁,我今年雖然67歲了,能做一點還是要做一點,把生活弄出個樣子來。”
  干群一心、志智雙扶。“脫貧攻堅到了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階段,有難處、有阻力,但老區群眾的淳樸和善良時時讓我動容。”人社部金寨扶貧工作隊隊員、金寨技師學院副院長張達說:“總要做出點什么、留下點什么。齊心協力,定讓老區煥新顏。”
时时龙虎和